狗腿June

活在當下悶騷的老古董

這幾天都不敢打開微博怕再看見傷害孩子的後續。今天和朋友們討論了這件事,我說,這是一個所有角色都失職所造成的綜合悲劇,除了孩子所有人都應該懺悔自己。。。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乾媽帶著我出去玩,一個叔叔(乾爸的同事)把我抱離了人群,舔舐我的鼻子和耳朵,我不記得當時自己的反應,幸好乾媽及時發現憤怒的帶走了我,爸爸也從此跟他斷絕了來往。那時候我大概3歲,並不清楚是什麼回事,大人們也沒有給我解釋,從那裡以後我就很怕跟別的人接觸。
我第一次感受到人生黑暗是在幼兒園。4、5歲的時候媽媽突然決定帶我來珠海生活,中途就轉入了那間幼兒園。有一位老師怎樣都不喜歡來自北方的我,也不喜歡同樣來自北京的髮小。老師以各種奇怪的理由懲罰羞辱我們。我的喉管天生細小,吃飯很慢,她就會諷刺我,讓我站在飯桶前便羞辱我邊逼我吃。那時候並不適應南方的食物,她看我吃太慢,一次硬把所有食物塞進我嘴裡,我之前的沒咽下去,一下就全吐在飯桶裡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吃過任何瓜類的蔬菜。午休想要上廁所也不敢說,很多孩子都患上了尿床的毛病。
上小學三年級,同桌的男孩總是摸我的屁股。那時我已經有意識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跟老師申請了換座位。小學四年級的暑假,在書城,我被一個當時長得很好看的叔叔反覆的撫摸下體,我的媽媽就在書架的另一邊,我還記得當時我穿了自己喜歡的裙子,不過從那天以後,我把頭髮剪得像男孩子一樣短,再也沒有穿過裙子。小學五年級又回到珠海上學,還是因為是北方人,遭受同學的諷刺,而且班主任喜歡身體和語言上暴力對待我們,直到我把老師虐待我們的事情寫成作文偶然間被校長看到,這位老師才停止了對我們的傷害。
初中在公車上,被一個青年人不停的摸,當時車廂裡還有司機,我驚慌的向司機求救,但是他並沒有幫助我。
高中我則是作為一名旁觀者。我的朋友們是一群非常特殊的孩子,父母大都在西藏工作,很小就被送出來讀書,幾乎都是和家長沒過多交流的孩子。藏族孩子由於民族骨子裡的奔放,他們對性放的很開。而漢族的孩子在這種環境下,幾乎每個人都做過錯誤的選擇。她們太小,不懂的什麼是真正的愛,做了就做了,分了就在身上割一條傷口來紀念,因為婦科病暈倒了,母親趕過來也只是冷冷地說一句:你現在已經不是少女了,你是一名少婦!接著就是母親摔門而去的身影。我的好朋友極力讓我與他的髮小們離遠一點,他比我還小卻有著超越的成熟,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成熟為什麼不和髮小們一起玩呢,他說,他的童年在他初中時有次去老師辦公室,看到髮小坐在老師大腿上時就已經結束了。
經歷過很多事,當我害怕,傷心,驚慌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會跟我的父母說,不是怕他們擔心,是我知道,即便發生了一些事情,他們不會相信我,所以我選擇把所有的一切都藏起來。
在我看來,我是一個平凡甚至醜陋的女孩,短短的童年竟也會遇到這些不堪的事情,每個壞人也不都是面目憎惡,有的是道貌岸然。
我討厭大人也討厭孩子,因為我遭受過來自他們的惡意,我厭世有時還會抑鬱,患有應激障礙,永遠缺乏安全感。。。
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發生在我身上的任何事情,但是我朋友對我說:沒事了,現在沒事了。幾乎每次都給我希望把我從崩潰邊緣拉回來。
我只是想說,家人,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是真的真的很重要,請對孩子負責,多關心他,不只在物質更重要的是心靈,讓孩子感受到安全感,感受到遇到任何事情父母和家人是能夠保護自己的。真的很希望任何悲劇都不要再重演,每個悲劇都能在發生前被人制止,正義能夠得到伸張。希望每個孩子都有人愛,每個孩子都有人對他說:沒事了,現在沒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