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腿June

活在當下悶騷的老古董

想留下姥爺寫給所有人的小紙條。
可能我怕錯過姥爺可愛的瞬間。
也怕突然失去他。

我眼中的女裝大佬豆豆哥

還是小時候最可愛

阿華的作品,越來越棒,依然很想她們❤️

和葉靚靚直來直去的塑膠情👀

拉傷了腰部,大概這幾天都只能躺著了,倒霉的日子卻有很久未見的美麗天空,emmmmm。。。

我和Evan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一般情況下我會儘量把自己變成透明不希望別人注意到我,陌生人的靠近會讓我焦慮,會因為不得不跟陌生人打交道在晚上偷偷哭泣。如果我從樹上摔下來斷了胳膊,大概會自己默默離開。我喜歡躲在社交媒體後面與人交流,對於友善靠近的人我懷著感激的心。小時候後靠打電話和寄信跟媽咪聯繫,現在大多躲在微信背後,我不明白媽咪要我有話直說是什麼意思,因為我不擅於表達,每次跟媽咪直說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糕,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係僵化,漸漸我不再說,讓她看不見我,保持距離,因為我知道有事情她不會幫助我也沒辦法幫助我,只有我自己。我習慣了自己,但很幸運被朋友找到,感激不盡,在我想要Fall的時候伸手拉住了我。我在這裡寫這段話,也是因為這裡沒人認識我,存下我對朋友們的愛。

姥姥給我手做的被子,已經十幾年了,這樣的工藝大概也要失傳了吧,至少媽咪是不會做的

差一點點不小心像同事吐露心聲,怎麼變成這樣呢?也許是傷心也許因為太寂寞想要跟別人說話,這很糟糕,更糟糕的是我自己在阻止把話說出來的同時把自己的圍牆駐的又高了。。。🤡
(這個是阿華為我親手沖的澳白,很好喝,是我最快樂的一天,我想她)

太可愛了吸麵到入迷